【消防叔叔,您们辛苦了】 交警叔叔您辛苦了350字以上作文

松山湖游玩记:松山湖游玩攻略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我眼中的春天】 我眼中的春天400字

2019年10月23日 21:51

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


  我出生在一个民主的家庭,又上了一所注重学生自我感受的小学,现在就读于一所办事民主的初中。这样的经历造就了我的性格:热情、开朗,但也有些固执。生活中的我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这种思想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改变。
  所有孩子都有好奇心,见到新鲜的事物都会上前尝试。记得小的时候,我在小区里看见一片花丛,于是连忙挣脱父母的看护跑了过去,全然不顾父母在身后的大声叫骂而贪婪地闻着花香,还自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做主十分正确,于是迈着炫耀的步子往家走。路过父母跟前我听到了他们的喃语:“完了,完了……”我非常疑惑地看着他们,心想,有什么事啊,这样大惊小怪的。
  结果当天晚上我发烧40多度,竟然在儿童医院住了半个来月。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十分严重的过敏性体质,过敏源很多,而花粉会导致我严重过敏,按照医生的话说,在那片花丛中我没有出现过敏性休克就算是奇迹了。
  不知是医生的话像沉重的钟声敲醒了我,还是对那件事的无法忘怀,后来每次在自己做主之前我总要考虑一下这件事对不对,并且条件反射似的,至今我都没有碰过一朵花。
  转眼上了小学,我得到了一辆自行车,这样可以方便地来回于2 000米外的学校。我的自行车是可以做特技动作的街车,我自然会利用这个条件,于是我和我的铁哥们儿小Q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大练车技,互相比拼,什么双轮腾空,高空跳越我都做过。父母的洞察力是敏锐的,他们告诫我,以后不要做危险动作。十一二岁正是年少气盛的年龄,他们说的话我是听不进去的。可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花粉事件”的阴影,于是犹豫了。但是贪玩的欲望很快赶走了心中的犹豫,我又开始义无反顾地继续玩。结果在一个半月后,我的铁哥们儿小Q从1.5米的空中摔了下来,身上还缝了7针,虽然我毫发无损,但晚上挨了父母一记耳光后,我收起了我的街车。
  后来我才知道,父母在帮我擦车的时候发现了我车上的许多划痕,找了修理工增加了减震等安全设施,我才幸免于“难”。经过了这两件事后,我终于“吃一堑,长一智”,再也不做任何冒险的事情了。
  现在我回想儿时的这些事情,除了感慨自己的无知天真以外,还为自己得到了父母良苦用心的帮助而感到庆幸,经历了两次“我做主”的失败以后,我终于知道了父母的提醒如金子一般珍贵:做事不可浮躁,要沉稳。当父母看到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经过思考而露出会心的微笑时,我终于感到了自己已长大了。
  (指导老师:陈燕)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
  还在初二徘徊的时候,就想象初三会是什么样子。真的像哥哥、姐姐说的那么让人不安吗?还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站在初三的门槛上。在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我就跌跌撞撞向前跑去。成绩出来的那天,我看见好多人在看,我没有过去。朋友兴冲冲地告诉我:“你是第五名。”我淡然地笑了,初二就是第五名。第五是一个在我心中已经麻木的序数词了。
  坐在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我观察了班里的每一个人。第一名,一手托腮,若有所思;第十一名,张牙舞爪,埋怨自己的大意;二十一名,眼圈红红的,令人伤心;三十一名,冥思苦想怎么回家交代。四十一名、五十一名、六十一名,早已不见了踪影,大概是拉着朋友散心去了!
  在这个时刻氤氲着压抑气氛的地方,我们十分珍惜课间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不是用来学习,而是用来调整自己的心态。
  “干吗?我招你惹你了?”“你没惹我,我会冲你嚷嚷吗?”这是一个战争多发的时代,一点小事就会成为导火索。不是大家互不体谅,只是我们需要发泄,否则会憋死的。铃声准时响起,老师一秒不差准时出现在教室里。抑扬顿挫的声音,让我昏昏欲睡,昨晚作业太多,今天又打疲劳战。往周围一看,已经睡倒一片,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讲着,下面昏昏欲睡。开始,老师的声音还算温柔,后来就有些歇斯底里,再后来就是吼了。一节课就这样在跌宕起伏的声浪中度过了。
  每天就在家、食堂、教室三点之间穿梭。每周,最期盼的还是周五的下午,我们真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时候,最怕的就是老师冷不丁地提问。放学铃声一响,我们就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周末两天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上网、看电视、听歌,爸爸妈妈不在家的话,我们疯狂地玩耍,天昏地暗,颠倒黑白。睡觉睡到自然醒,被窝就是最好的领地。周日晚上,望着成堆的作业,又会责怪自己。在题海厮杀的时候,总会有妈妈端来的热牛奶,暖和暖和手,再继续。
  初三的日子就是这么周而复始循环着,没有太多惊喜,也没有太多悲伤。眼镜的厚度在增加,心理上压力在增大,身边的朋友在减少,父母的叮嘱在重复,QQ上的彩色头像在减少……
  总之,初三在进行……


  还在初二徘徊的时候,就想象初三会是什么样子。真的像哥哥、姐姐说的那么让人不安吗?还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站在初三的门槛上。在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我就跌跌撞撞向前跑去。成绩出来的那天,我看见好多人在看,我没有过去。朋友兴冲冲地告诉我:“你是第五名。”我淡然地笑了,初二就是第五名。第五是一个在我心中已经麻木的序数词了。
  坐在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我观察了班里的每一个人。第一名,一手托腮,若有所思;第十一名,张牙舞爪,埋怨自己的大意;二十一名,眼圈红红的,令人伤心;三十一名,冥思苦想怎么回家交代。四十一名、五十一名、六十一名,早已不见了踪影,大概是拉着朋友散心去了!
  在这个时刻氤氲着压抑气氛的地方,我们十分珍惜课间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不是用来学习,而是用来调整自己的心态。
  “干吗?我招你惹你了?”“你没惹我,我会冲你嚷嚷吗?”这是一个战争多发的时代,一点小事就会成为导火索。不是大家互不体谅,只是我们需要发泄,否则会憋死的。铃声准时响起,老师一秒不差准时出现在教室里。抑扬顿挫的声音,让我昏昏欲睡,昨晚作业太多,今天又打疲劳战。往周围一看,已经睡倒一片,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讲着,下面昏昏欲睡。开始,老师的声音还算温柔,后来就有些歇斯底里,再后来就是吼了。一节课就这样在跌宕起伏的声浪中度过了。
  每天就在家、食堂、教室三点之间穿梭。每周,最期盼的还是周五的下午,我们真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时候,最怕的就是老师冷不丁地提问。放学铃声一响,我们就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周末两天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上网、看电视、听歌,爸爸妈妈不在家的话,我们疯狂地玩耍,天昏地暗,颠倒黑白。睡觉睡到自然醒,被窝就是最好的领地。周日晚上,望着成堆的作业,又会责怪自己。在题海厮杀的时候,总会有妈妈端来的热牛奶,暖和暖和手,再继续。
  初三的日子就是这么周而复始循环着,没有太多惊喜,也没有太多悲伤。眼镜的厚度在增加,心理上压力在增大,身边的朋友在减少,父母的叮嘱在重复,QQ上的彩色头像在减少……
  总之,初三在进行……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射入校园,照得中心广场的大理石闪闪发亮时,你会发现几个依稀的身影,怀揣着书,匆匆地走向教学楼。“新中”忙碌的一天就在这匆匆的步伐中开始了。
  这时的我或许已经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或许还在盥洗室里舞动牙刷,或许已经喝上了清晨的第一口豆浆,然后再以竞走般的速度赶往教室。此时还不到六点,离早读还有一段时间,但教室里已有不少同学。有的还在狂补着昨晚的作业,有的已经毫无顾忌地放声朗读了。而我却有另外一个选择——去教室后的小树林散步。在如此紧张的学习环境中,散步仿佛已经变得奢侈,而我却享受着这份奢侈。在调动全身的神经开始高度集中工作前,我想看看这穿透树林的第一缕阳光,听听鸟儿吟唱一天中的第一支歌,小草是否还挂着昨夜的露珠,然后发出“一天之计在于晨”的感慨。耳旁的读书声正逐渐高涨,打扫树林的同学也陆续到来,今天早晨的问候就在此结束了。
  在“新中”,大家最珍惜的就是时间了。这就像是一次赛跑,或许当你觉得自己赶在了时间的前头,想要停下来休息片刻时,你发现身边的同学正一个个埋头奋笔,你就会不自觉地把头低下。即便是在食堂长长的队伍中,也不难发现许多同学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张小纸片开始记起了英语单词。那是因为我们都坚信鲁迅先生的那句话: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想挤,总是会有的。
  经过一上午五个小时的奋战,大家早已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下课铃就如一剂强有力的兴奋剂,随着“噼里啪啦”的桌椅声,大家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冲向了同一个目标——食堂。在“乒乓”的碗盘声中,出现了几张“汤”足饭饱后的得意面孔。午饭后的十分钟应该是一天中最自由的十分钟了。“新中”是一个言论自由、兼容并包的广阔天地。在食堂前走廊的黑板上总是刷新着每天的校园新闻。有时某个同学因早操动作不规范而榜上有名,或是某个同学半夜起床洗澡而被堵截在浴室门口,还有某个同学的某篇作文在国家级某某刊物上发表,这些校园里的新鲜事都会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黑板上。这时候的走廊总是被堵得水泄不通,从食堂出来的同学陆续驻足停留,发表些看法。时而会发出声声尖叫(那准是什么好事),然后再陶醉一会儿;时而又有人愤愤不平,无奈之下,羞愧地离开。这应该就是校园舆论的力量了吧!
  别以为三点一线的生活平凡又枯燥,你若是有兴趣,“新中”有足够大的舞台任由你发挥。像越新文学社、春秋历史研究社、学通记者社、唯琴坊……这些一开始都是同学们自发组织的社团,如今已成为“新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果你有能力,千万别吝啬,这里充满公平竞争的机会,也许这就是成就你的第一个舞台。
  或许生活在“新中”,会觉得什么都不够用:时间不够用,精力不够用,能力不够用,聪明不够用……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总会听到这样那样的叹息,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复杂心情。而回到寝室,一切忧愁便在瞬间抛出脑外。在匆忙的洗漱之后,趴在阳台上,抬头看看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却很想迸发出一种坚强的力量。听到睡在上铺的老三抱怨起演讲比赛的失意,老四还在做物理测试来临前的“最后挣扎”,老六讲起了自己曾经的罗曼史,你会发现此刻大家的心情是多么平静与淡定,抛开了考试的烦恼、作业的负担、批评的阴影,让那一切变成永恒的历史。这时,突然听到对面男生引吭高歌:“给我一瓶矿泉水,让我彻夜不流泪。”听到如此悲伤的歌声,不知这位仁兄是测验未通过还是失恋后的惆怅。不料这边的女生也毫不逊色:“曾经有一个安静的夜晚放在我的面前,我却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能给一次机会让我说三个字,那就是:快闭嘴!”话音刚落,熄灯铃响起,紧张的一天就在这欢快的气氛中结束了。
  夜还是那样静,只有头顶上的大吊扇仍在不停地做圆周运动……
  (指导老师:何文魁)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油然而生造句 [美丽油然而生]


  看那春雨过后,沾在刚出头的嫩黄的草芽上的露珠儿晶莹剔透,有如人们脸上的笑容,让人陶醉。春姑娘你是否从天宫散步过来?来聆听那瀑布的声音;那树上的合唱团,时而高声,时而低声,好像在赞美这可人的春天。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瞧!小草历经冬日的煎熬,终于在这明媚的春天拨开云雾见天明,去吮吸日月的精华。野花开了,星星点点,它们经过了整整一个寒冬的酝酿,在美丽的春天向人们展现它们最美的一面。
  春天是温柔的。听!天在下雨,这雨没有夏日的暴躁,没有秋天的凄凉,唯有一片淅淅沥沥的温柔。春雨贵如油,植物最喜欢了。它们尽情地吮吸着春雨,哪怕肚皮已经撑得很鼓了;它们尽情地沐浴,哪怕自己已经绿得扎眼。
  春天是美丽的。看!有的树上已经长出了新叶,嫩嫩的,活力四射。有的花苞忍受不住漫长的冬日的寂寞,已经在这寒气尚未退尽的早春里静静开放。可她却不知道早开的花儿也是很寂寞的。有的花苞似乎很羞涩,像亭亭玉立的少女,迟迟不肯见人。
  有人钟情于暴躁的夏,金色的秋,凄冷的冬。而我却钟情于四季之首的春。她的可人让我情不自禁地喜欢上她,因为她像少女一样美丽动人,她总是在凄冷的冬天之后到来。她的到来让在冬日因惧怕寒冷昏昏欲睡的人们看到了希望。“‘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春天的到来,让人们有了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的念头。
  这可人的春天!
  (指导老师:周绍群)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
  我出生在一个民主的家庭,又上了一所注重学生自我感受的小学,现在就读于一所办事民主的初中。这样的经历造就了我的性格:热情、开朗,但也有些固执。生活中的我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这种思想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改变。
  所有孩子都有好奇心,见到新鲜的事物都会上前尝试。记得小的时候,我在小区里看见一片花丛,于是连忙挣脱父母的看护跑了过去,全然不顾父母在身后的大声叫骂而贪婪地闻着花香,还自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做主十分正确,于是迈着炫耀的步子往家走。路过父母跟前我听到了他们的喃语:“完了,完了……”我非常疑惑地看着他们,心想,有什么事啊,这样大惊小怪的。
  结果当天晚上我发烧40多度,竟然在儿童医院住了半个来月。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十分严重的过敏性体质,过敏源很多,而花粉会导致我严重过敏,按照医生的话说,在那片花丛中我没有出现过敏性休克就算是奇迹了。
  不知是医生的话像沉重的钟声敲醒了我,还是对那件事的无法忘怀,后来每次在自己做主之前我总要考虑一下这件事对不对,并且条件反射似的,至今我都没有碰过一朵花。
  转眼上了小学,我得到了一辆自行车,这样可以方便地来回于2 000米外的学校。我的自行车是可以做特技动作的街车,我自然会利用这个条件,于是我和我的铁哥们儿小Q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大练车技,互相比拼,什么双轮腾空,高空跳越我都做过。父母的洞察力是敏锐的,他们告诫我,以后不要做危险动作。十一二岁正是年少气盛的年龄,他们说的话我是听不进去的。可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花粉事件”的阴影,于是犹豫了。但是贪玩的欲望很快赶走了心中的犹豫,我又开始义无反顾地继续玩。结果在一个半月后,我的铁哥们儿小Q从1.5米的空中摔了下来,身上还缝了7针,虽然我毫发无损,但晚上挨了父母一记耳光后,我收起了我的街车。
  后来我才知道,父母在帮我擦车的时候发现了我车上的许多划痕,找了修理工增加了减震等安全设施,我才幸免于“难”。经过了这两件事后,我终于“吃一堑,长一智”,再也不做任何冒险的事情了。
  现在我回想儿时的这些事情,除了感慨自己的无知天真以外,还为自己得到了父母良苦用心的帮助而感到庆幸,经历了两次“我做主”的失败以后,我终于知道了父母的提醒如金子一般珍贵:做事不可浮躁,要沉稳。当父母看到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经过思考而露出会心的微笑时,我终于感到了自己已长大了。
  (指导老师:陈燕)


  迎春花,顾名思义就是迎着春天开的植物。迎春花是在夏季被移植来的,我总是期盼着它开花。日盼月盼,才盼来冬天。那年的冬天显得格外的寒冷,狂风怒号。迎春花不知怎么了,一副精神不振、憔悴不堪的模样。我看在眼里,忧在心里,担心它无法熬过这个冬天。
  春天如期来了,可迎春花却没如期开放,但我依然为它庆幸,庆幸的是迎春花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渐渐地,它开始返青,看到这一幕,我也心满意足了,并期待着来年可以看到它的美丽绽放。
  日子就这样一点一滴过去,我已不在留意迎春花,希望它自由地生长。
  一次周末,我打开窗户,准备接受阳光的温暖。令我想不到的是,迎接我的是一簇簇黄色的小花,啊!是迎春花。它们相互簇拥着,嫩绿的新芽与黄色的花朵及那些含苞待放的花蕾,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娇美。我不由得欣喜起来,心中弥漫着一股温馨的暖流……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
  淡淡地飘过16年,深深地踩过15年,无论何时,都坚持我自己的选择!哪怕磨难让翅膀折断,我也要无翼而翔!
  “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发现星并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我从此,不再彷徨也不再腼腆,张开双臂,和你一起,飞得更高,看得更远……”记得还在我读初一的时候,曾经的一个晚上,我和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在草坪上并排躺着,望着满天的星星,大声高歌着张杰的《仰望星空》,那时的歌声单纯、美好,承载着我们五彩的梦想,直冲那幽深的夜空……
  两年后的今天,我已是田心中学的初三生了!而哥哥也为了实现他那成为科学家的梦想,凭借着景炎中学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被长沙一中免考录取!听到这个消息,我心生羡慕、妒忌,于是我发誓,一定要像哥哥那样优秀,和他一样考进长沙一中!
  我和哥哥自幼便在一起玩,可以说是看着对方长大的。对于彼此,我们比谁都了解。小学时,因为学习的内容都很容易,所以两人的成绩没多大差距,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习内容的加深,我俩的差距是日益明显,他是名校的全校第一,而我则只是普校的全班前十的样子;他在全国竞赛上拿特等、一等奖,我却只拿过一次区里的三等奖;他学习能够一点就通,而我听了十多遍还不一定懂……不仅仅是在学习上有这样的差距,就连生活上也是如此!哥哥对父母、长辈很孝顺,且做事沉着冷静,而我却是心浮气躁;他做事严谨执著,持之以恒,我却毫无毅力,随意散漫……后来,无论我学习多么刻苦认真,跟哥哥一比,永远都是属于不认真努力的那一类;无论我在生活中变得有多么自觉听话,在哥哥面前,永远都是不听话的坏小孩……总之,和哥哥比他总比我更胜一筹!
  哥哥的光芒太耀眼,我被裹得紧紧的。只要有哥哥在的地方,我就永远都是渺小的陪衬……那颗心高气傲的心,已被击打得毫无生气;那双原本充满希冀的翅膀,已如折断般无奈地垂下……
  但是,我依然做出了这个选择——要考进长沙一中!很多人都笑话我,说以我现在的成绩,要考那里,根本就是不自量力!我也知道这个目标很远大,不,是太远大了!以至于我曾经差点想就此放弃了……可是,直到妈妈对我说“你还差得远呢!”这句话时,算是彻底激发了我的不服输!
  从那以后,我确信自己的学习态度改善了许多,上课也认真多了!不会再没事就欠作业了。
  为了实现我的目标,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已从心理上逐渐重视这庄严的选择了!
  我不后悔,因为这是我自己的目标,自己的选择!
  无论何时,都坚持自己的选择!哪怕要经过再多的风吹雨打,以至于翅膀折断,我也要自信地、顽强地无翼而翔。
  (指导老师:吴振坤)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可怜的妈妈 “可怜”的妈妈作文

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狠过十酷刑 
走进生物实验室 
背后凉风一阵 
不怪老师残忍 
只怪同学太狠 
镊夹刀切手撕 
悲哉鸡齿一支

番禺区教育指导中心:有爱的《大鱼海棠》|大鱼海棠主要讲了什么


  “考试失败,很正常的事吗”,“胜负乃兵家常事”,“不要气馁,下次再来”……老师、家长平时安慰我们的这些话我都能背出来。可是如果你原本能够成功,但因为你准备不充分,结果失败了。你不觉得窝囊吗?
  马上要英语考试了,单词自然是首要的复习对象。这玩意儿复习最简单,花点时间读读记记呗。试卷上的单词拼写是我最容易拿分的题目。
  我翻开单词部分,正想复习,几个“哥们”突然来找我打乒乓球。我说:“哎呀,马上要考试了,收收心吧。”他们一个个打趣道:“得了吧,你还复习单词?谁不知道你默写经常得满分,偶尔一次落了个95分还愁眉苦脸的。”我一想,也是,这几天手也有点“痒”了,不如就去放松一下吧。
  好久没像那天打得这么尽兴了,出了一身臭汗回家后,我冲了个澡。在床上把英语书拖过来,把重点句型语法又过了一遍,就睡觉了。
  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单项选择、完形填空、阅读理解都做得挺顺利。我不由得暗喜:看来昨晚我没有白复习呀!
  接下来就是单词拼写。刚做第一条时,就好像磁带播放时卡带了一样。这“磁带”似乎有个特点,一旦开始卡了,就收不了场,一直卡下去,所以单词拼写我是从头“卡”到尾。我绞尽脑汁,左思右想,还剩两题没写出来。我擦了擦头上的汗,心里默默说道:“没关系,不过就两条,两分而已嘛!”
  回家后,我赶紧翻开英语书,“啊!怎么会这样?!”除了那两道题,另外还有三个单词也写错了。
  我一屁股倒在椅子上,心想:“这次完了,十条题目错了一半。”想到这,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惨痛的教训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无奈;“东风乍起,万事皆空”,这才是无尽的悲哀啊!
  我真的忘不了那次失败。
  (指导老师:丁存良)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乌江水的怀想等,放飞—自闭症日_自闭症孩子的特征,[星光微暖,心路依旧] 心路作文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